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伦敦纪念伊宁大屠杀死难者

 今年2月5日是伊宁大屠杀27周年,活动人士在中使馆前纪念死难者。
Recent posts

【人道中國】中槍後他挺立了近三十五年

  中枪后他挺立了近三十五年 人道中国举行“六四”见证人齐志勇先生网上追思会 人道中国 HUMANITARIAN CHINA JAN 29 六四”受难者、伤残者、幸存者齐志勇先生,活着就是为了见证历史,困境中坚持了三十多年,可惜没能等到“六四”35周年。2024年新年第一天他开始失联,1月20日图传噩耗。既无讣告,又无遗体告别会,相关消息被封锁。外界甚至至今不知他是哪天、在什么情形下离世的,实在叫人扼腕! 齐志勇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同龄人,1956年5月15日生,还不到68岁。2017年7月,刘晓波传出患末期肝癌病重消息后,齐志勇还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为刘晓波感到痛心,希望他能撑到中国民主化的那一天。他说︰“刘晓波先生现在的困境,让我非常痛心,中共再一次在谋杀他。我不能再讲了,再讲我就会掉泪,我心里非常沉重。只要一提到这件事我就很心痛,非常难受。我现在也是活一天赚一天,非常痛苦。”他说到自己在做肾衰竭透析治疗时也已确诊患了肝癌,且扩散迅速。当然他健康的体魄早已在六四屠城中被摧毁,不过他表示一定要撑下去,希望能看到中国民主化的那一天到来。 痛心的是,和刘晓波一样,齐志勇也没能看到那一天。 当我们回顾齐先生的一生,不能不将目光重新投向三十五年前这个民族遭受的重创。 “六四”屠杀研究专家吴仁华说,齐志勇是唯一一个公开讲述经历、向外媒见证戒严部队暴行的国内六四受害者。齐志勇只需站在那里,就是一个提醒:历史的伤口没有愈合,惨案受害人不仅没有得到国家赔偿,甚至被当作国家的敌人长期迫害,直到最后一息。 1月23日,著名记者高瑜在推文中揭露:“北京数友人,几週前联系齐志勇,正是他病危的人生最后阶段,他的手机关机,用微信,都得到相同的回复:“你不是他的联系人。”说明齐志勇是在完全与社会封闭的状态下,病逝的。”何其残忍! 用已故鲍彤先生的话说,“六四”的影响始终存在,并没有过去,大天安门事件没有了,小天安门事件不断。中共在全国各地的维稳,尤其是针对维权公民、异议人士的手段,提醒中国人民,这仍然是那个当年血腥屠城的政权,连人民哀哭的自由、悼念的权利都要剥夺。 不需等到五六月才回忆“六四”。齐志勇先生的离世,让“六四”35周年的纪念活动比往常更早开始。因为齐志勇这个名字,与八九六四已永远连在了一起。这也是他为何苦难一生、到最后连去世的消息都被封锁的原因所在。 中国当局越是竭力禁止回

鄒幸彤文章煽惑六四集會案 律政司上訴後恢復原審定罪

  鄒幸彤文章煽惑六四集會案 律政司終極上訴得直恢復原審定罪 商台新聞 終審法院早上裁定律政司就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文章煽惑六四集會案上訴得直,恢復原審的定罪,發還刑期上訴予高等法院原訟庭再作考慮。 鄒幸彤2021年在社交媒體及報章發表關於六四的文章,提到「堅守陣地」和點燃燭光,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早前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判囚15個月;鄒幸彤上訴至高等法院得直,律政司不服上訴,獲准上訴至終院。 終院法官就能否在形事訴訟中挑戰警方集會禁令有分歧 就鄒幸彤爭議能否在刑事法律程序中挑戰警方集會禁令的合法性,五名法官有不同立場,其中包括常任法官李義在內三名法官,認為,鄒幸彤能夠在刑事法律程序中挑戰警方集會禁令的合法性;首席法官張舉能和另一名常任法官林文瀚則裁定不可挑戰。 張舉能認為,如果在刑事法律程序中挑戰禁令有效性,必然會削弱禁令的權威,對國家安全、公眾秩序、安全及他人權利和自由造成損害,認為只能夠透過司法覆核,提出對禁令的質疑。 李義裁定,挑戰禁令合法性可以作為辯護理由,認為不應因為鄒幸彤無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或尋求司法覆核,而被剝削挑戰禁令的機會。但法官同樣裁定鄒幸彤的挑戰不成立,指處長認為當時集會,未能提供令人滿意安排,確保疫情下的安全,屬可以理解,認為禁令在限制和平集會權利,及社會利益兩方面,已作出公正的平衡。

【匿名】致鄒幸彤生日:卿卿如晤

在现在的环境下,爱与希望也同样避免不了被践踏,那么在每年幸彤的生日写点东西就成为我唯一的坚持了,而选择明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幸彤在里面能看到。 所以必须感谢明报。即使文章有删减,但我完全理解他们的一片苦心,曾经拥有过的时代——他们,你们,我们,看着它烟消云散。 我们唯一可以坚持的就是,不让我们心中的爱烟消云散。在父母亲朋可以被连累的时代,在迫不及待与家翁划清界线以换取一杯羹的时代,这样的坚持是要付出代价的,懂的都懂,我不多说了。 所以,这是情书。这不是情书。 亲爱的你,生日快乐。 卿卿如晤 一 得悉你亲人去世的消息,知道你在得到噩耗时的肝肠寸断,我不能伴随在你身边,在你悲伤时拭去你所有的泪与痛,我甚至不能跨过一湾浅浅的深圳河水去奔丧。我的心与你同受煎熬。 五年前的春节,你带我去见家长,第一次没想到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老人家。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常常想起我与你陪老人专程去星光大道看梅艳芳铜像一偿她夙愿的那一天。老人超喜爱梅姐----这位走得早,却活得久的香港女儿,最好的香港已随她烟消云散。 那天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老人。那次是我与你最后在一起。那天的维多利亚港海边,风很大,在春节期间连续数天的反常闷热后,终于变天了。这是2019年的春天,风起了,从此没有止息过咆哮,沧海桑田巨变,如白云苍狗,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南国高楼魂已断,无端歌哭因长夜¹。我们身处告别的年代,告别最爱的亲人,告别熟悉的生活,我相信,老人家在走的那一刻,内心一定是为你而骄傲的,她只遗憾不能再用瘦弱肩膀为你挡住呼啸的风,不能再在暗夜为你燃一盏灯照亮风雪归途。 二 当我们拥抱了爱,也同时拥抱了痛和失去,亲人如是,爱侣如是。最近一直在看路易斯(C. S. Lewis)的《A Grief Observed》。路易斯是著名的《纳尼亚传奇》的作者,他同时也是有名的神学家。在遇上他所爱的人之前,他的神学体验一直是知识上而不是经验上的,他在42岁写的《痛苦的奧秘》(The Problem of Pain),讨论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会让人经历痛苦,他主张神学上的阐释是:“上帝为了让我们成长,所以让我们体会痛苦。我们如雕刀雕出的人像,刀子在脸上划过之时,我们在痛苦的体验中被塑造成形。” 一直到他50多岁遇上年轻他17岁的乔伊•达韦曼,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体验了爱的快乐与悲恸。在一起几年短短数年后,乔伊•达韦曼

London Human Rights Day rally

 2023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宣言發布75週年。在這個特殊的世界人權日裡,倫敦各界活動人士聯合舉辦了紀念和抗議活動。 午後一點鐘,人們在英國外交部大門外聚集,維吾爾人、藏人、「中國反賊」(China Deviants)和香港人代表先後發表演講,呼喊口號,分別要求英國政府對中國惡劣的人權紀錄和現況明確表態譴責。 一位英國本地人,舉著三個牌子,我接過其中呼籲釋放李卓人的那一個,為我當天的參與找到歸屬感。 他介紹說,他和同道剛剛成立一個新的組織,Workers Against the CCP(反中共工人聯盟),上次聲援香港47人的遊行,就是他們主辦的。 從外交部遊行到中國大使館,一大半都在最繁華的商業街上,領隊的朋友們一直高呼口號,特別是到了牛津街路口時,停在路中心呼喊了好幾分鐘,吸引許多注意力。 一位路人一邊拍照一邊問我李卓人是誰,我回答說是資深工會領袖;他又問,李現在被中國關押了嗎?我說是的。他點點頭說,Good to know(應該要了解啊)。能夠多一個人關注,都是令人鼓舞的。 隊伍繼續前行時,聽到另一位路人在隊伍裡爭執。他不停質疑香港抗議者為什麼要戴口罩,隊伍裡的朋友們試圖解釋說,這些人還有家人在香港,等等。他很不滿地說,你們在這裡享受抗議的自由,卻連一點可能的犧牲都不願意付出⋯⋯一邊說著一邊拐上了另一條街。我想,其實自主流亡的香港新移民抗爭時戴口罩,可能還有另外的原因,比如保持和2019反修例抗爭的認同,那時為防警方催淚彈,大家都會戴口罩甚至戴面具。此外,到了海外就拋棄口罩,恐怕只會拉開自己和仍然留港同胞之間的距離,那可能是大家都不願看到的。反而,越是希望能持久與原來那個香港保持認同,似乎就越會想要繼續戴口罩。以後再遇到類似質疑,可以從這些方面去說明,我感覺會比僅僅從個人或家庭安全角度去解釋更有效。 到達中國大使館之後,抗議活動持續了將近兩小時。六四燭火代表邵江和蒙古族代表等人發表了演講。我也跟著說了幾句,特別感慨到十五年前劉曉波因為零八憲章而在人權日前夕被抓捕。一群看起來是大陸學生的年輕人,舉著「不自由 毋寧死」的標語。其中一位男生接過話筒發言時,我還在自己剛剛發言之後的亢奮狀態。一聽到他說起參加抗議的人們會感到孤單,我張嘴就打斷他說,我們不孤單! 事後我感覺非常慚愧,而且後悔。年輕人要說話,我們最應該做的是傾聽。這一幕讓我想起,三十多年前剛剛流亡北美,身

London March For Human Rights at UDHR 75

On Sunday 10 December, Chinese, Hong Kong, Tibetan and Uyghur communities and human rights supporters will fill central London to mark Human Rights Day. We will mark the 75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demand that China and international governments put an end to the repression of all of those living under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ule. Plan for the day1pm – 1:30pm: rally outside the Foreign Commonwealth and Development Office with speeches from community members. 1:30pm – 2:30pm: march from the Foreign Office to the Chinese embassy at Portland Place [via Trafalgar Square, Regent Street and Oxford Circus]. 2pm – 4pm: protest at the Chinese embassy. 4pm: disperse.